中国当代艺术首次在国家平台集体亮相

发布时间:2010-10-12 14:07:20

 

       8月18日下午,“建构之维——2010年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去年底中国文化部直属的中国当代艺术院成立之后,首批特聘的21位艺术家,除了蔡国强之外首次集体亮相。而这个展览释放出十分丰富的信息,对未来很多年中国当代艺术的格局都将影响深远。20多年来,这是中国当代艺术首次以官方身份集体进入国家美术馆展览。

 

  从去年底成立中国当代艺术院,到“建构之维”的开幕,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终于走上了国家平台。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罗中立表示,这个伟大的时代,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创造了机遇。当代艺术,应该去表现新的时代、新的文化、新的精神,去建构新的艺术价值。当代艺术,将成为中国文化现代化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这已经明白地意味着,以批判、反抗起家的当代艺术,不仅已经被官方文化机构接纳,而且还将进入主流的话语体系扮演角色。当代艺术所特有的价值焦虑,恰恰对更大范畴内的价值焦虑产生了舒缓作用。

 

  另一个层面上,“建构之维”这个展览,像是一次对特聘艺术家的集体考核,以回应去年因为特聘名单而引发的各种猜想和质疑。中国当代艺术院需要用这次展览证明,这批人的确是中国目前为止最好的艺术家。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认为,再大的展览,也不能涵盖中国之大。而参展的20位艺术家叶永青、宋冬、许江、刘小东、罗中立、方力均、王广义、徐冰、韦尔申、王功新、隋建国、周春芽、冯梦波、邱志杰、汪建伟、林天苗、岳敏君、曾梵志、张晓刚、展望,都是具有代表性的。

 

  每位艺术家都拿出了多年来赖以成名的代表作,同时也有近年创作的新作品。对于不少艺术家来说,甚至算是转型之作。在这些作品的前后对比之间,展现出了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来的时间线索,以及艺术家作为个体探索的标本意义。

 

  始终在转换中的状态

 

  展厅里,可以看到徐冰最初创作的木版画,中期的“天书”,以及最近以全世界各地公共标识为“单词”的“地书”,作品间有隐约的精神脉络,但是艺术语言上却另起炉灶。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和四川美院院长的罗中立,努力摆脱“父亲”的影子,不仅绘画风格已迥异,还开始了玻璃钢雕塑的创作,这些雕塑,首次亮相于一个月前在重庆的个展,还从未在重庆以外展出过。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叶永青拿自己的作品打比方。他参展的早期作品“大招贴”,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初。那时候根本没出过国,从来没有离开过本土语境。但是出去一看,接触了西方之后,感觉又不一样,还伴生了新的身份焦虑。所以,这些年来这些艺术家一步步走过来,整个状态始终在转换中,“一直在路上”。

 

  虽然如此,陈丹青在去年底中国当代艺术院成立仪式上的讲话却言犹在耳。陈丹青对这些特聘艺术家表达了“保持锐气”的期许,而反过来说,未尝不是对他们在市场上成功之后便裹足不前的批评。叶永青认同陈丹青所说的“锐气”,但他又认为,锐气,不可能靠保持、靠“运作”。当代艺术的批判精神、求新求变的探索、更新课题的开拓,都是很重要的。所以这个展览就是自我设题,主题称为“建构”便源自于此。

 

  一边享受一边建构未来

 

  作为一个展览主题,对“建构”的理解当然可大可小。小而言之,中国当代艺术界有相当多的艺术家都存在“犬儒化”的趋向,每个人都想要突破、都想要显得有价值。叶永青认为,艺术家们应该努力进入一个建设性的框架中,对当代艺术的发展有所促进。从大的方面来说,中国当代艺术整体面临各种批评和质疑,尤其在艺术市场火爆之后的近十年间,有很多批评家认为,当代艺术家作为一个群体是“堕落”了,而剑锋所指,21位中国当代艺术院特聘艺术家中大部分人都概莫能外。

 

  梳理这么多年学术批评的脉络,对于“堕落”的原因有多种解释,艺术形式的瓶颈、社会语境的变化、市场的涸泽而渔、思想资源的枯竭等等。伴随着批评质疑,艺术家的作品依然在纽约、伦敦和香港暴得天价。金融风暴以及“后金融危机时代”的艺术市场,给中国当代艺术的自我反省提供了可能。罗中立认为,这只是时间上的一种巧合。但不管是巧合还是自发的反省,中国当代艺术的确需要开始自我“建构”的尝试。

 

  种种机缘之下,才有了中国美术馆作为一个国家美术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当代艺术展览。叶永青开玩笑地说,这将是全中国最忙碌的20位艺术家的一次群展。忙碌的艺术家们,一半以上的人在一周之内都会有个展、有与自己相关的学术研讨。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些艺术家们一边在享用着既得利益和历史荣光,一边在参与着“建构”的未来工程。作为目前主流版本中国当代艺术史的主角们,他们现在又担负了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国家层面之后的种种使命,可谓任重道远。

 作者:马俊  来源 :东方早报